相比于较为宽松的财务指标要求,市值指标要严格许多,会成为最重要的约束机制。市值是投资者给的,供给侧必须重视需求侧的意见,用市场机制让需求侧来挑选供给侧。不被市场所接受的上市公司,将被排除在市场之外。